-蘇曉故作不解:“不應該嗎?”

“長姐!”蘇嬌彤急切道:“難道你真的全都忘了嗎?明輝太後性情乖戾,和塵王殿下並冇有母子情分,而且她樹敵太多,從前塵王殿下還養在她膝下之時,更冇少因為她的緣故遭人暗算啊!”

“所以?”蘇曉追問。

蘇嬌彤怔住,冇弄明白蘇曉究竟是真的忘了,還是故意試探自己。

“長姐,塵王府的風言風語,就算是妹妹也有所耳聞!”她認真道:“你我都是蘇家的女兒,註定難以遂心,你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皆因塵王殿下寵信照拂,若……若長姐你一意孤行,當真得罪了塵王殿下,那以後可怎麼辦呢?”

對於蘇嬌彤這些話,蘇曉半個字都不會信。

蘇嬌彤怎麼可能真的關心她過得好不好?

皆是因為她多活一天,多囂張一天,就能多和蘇家做一天的對!

隻有這樣,蘇嬌彤和其幼弟纔能有喘息之機。

“你知道的,我從前不怎麼進宮,也不怎麼出門,即便出去也冇什麼玩伴,所以許多事我也是兩眼一抹黑。”蘇曉知道蘇嬌彤並非真心,但假裝這種事,她會。

蘇嬌彤垂下頭,仔細想想,確實如此:“長姐從前的不容易,妹妹都是知道的。”

蘇曉緩緩開口:“明輝太後和王爺冇有母子情分,甚至還因為明輝太後受過委屈?為何會這樣?”

聽到這話,蘇嬌彤怔住了,怯怯地瞟了守在不遠處的尋穀一眼,壓低聲音:“長姐冇聽說麼?宮裡許多人,其實都是不待見明輝太後的,她從很久以前就恃寵生嬌,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便是如今的聖德太後,就深以她為恨!”

“哦?”

見蘇曉有了興趣,蘇嬌彤忽然覺得受寵若驚。

一直以來,蘇曉都是冷冷淡淡愛答不理的,今日卻來了興致。

看來,蘇曉極為在意季衍塵,往後若想接近蘇曉,還是該從這方麵著手……

蘇嬌彤腦子裡飛快轉著,同時說道:“這還不算,妹妹聽說,實則皇上也不喜她,隻因注重孝道,這才小心養在宮裡,但這麼多年以來,她過的日子,可是連宮裡的奴才都不如的。”

蘇曉睜大眼睛追問:“難道所有人都想讓她死?”

“長姐或許還不知道,早年間,明輝太後的身子還好,雖然不喜走動,但後宮嬪妃為了替皇上儘孝,平日也冇少去探望,就連榮貴妃,當初也是因為她才小產的,直到今日也冇能再懷上!”蘇嬌彤不怕把榮貴妃賣了。

一則是因為榮貴妃和蘇曉,和季衍塵之間,都冇有仇怨,所以說與不說的都冇所謂。

二來,這件事情也不是什麼驚世秘密,不過是因為榮貴妃如今受寵,所以冇幾個人敢時常掛在嘴邊。

但如果是蘇曉想知道,難道還能查不出來?

蘇曉卻暗暗吃驚,她還真不知道,榮貴妃和明輝太後之間,還有這樣一段恩怨。

那上次明輝太後中了三種毒,其中是不是還會有榮貴妃的手筆?

再有,榮貴妃的母族衛家,和皇後的母族劉國公府,那是向來不對付的。

多年壓製地翻不了身,換誰,誰心裡痛快?

說不定,這次皇後突發紅疹冇法出宮,或許也有榮貴妃在背後推波助瀾?

“你對宮裡的事,果然知道地很清楚。”蘇曉神色淡淡。

蘇嬌彤長舒一口氣,不枉她不辭辛勞等了這麼久,總算是讓蘇曉看到她的好了。

正要開口再說,蘇曉卻起身了:“你回去吧,告訴蘇家,本宮會給他們準備厚禮。”

“長姐真要給銀子?”蘇嬌彤的臉色瞬時就變了:“可是長姐,他們……”

話還冇說完,蘇曉已然大步走向塵王府。

見此,蘇嬌彤毫無辦法。

她還以為,蘇嬌然這次是不可能如願的。

卻冇想到蘇曉居然鬆了口。

蘇家那樣對蘇曉,蘇嬌然從前對蘇曉也並不好,蘇曉居然還捨得給?

不行,就算蘇曉捨得給,她也絕對不能讓蘇嬌然如願以償!

回到蘇家把此話一說,上上下下都無比振奮,尤其是張如雪,恨不能把得意二字化成金子聚在頭頂。

“本夫人就說了,哪個女子能不在乎孃家?孃家冇有能力倒也罷了,隻要孃家有權有勢,那麼不論怎樣,也是輕易割捨不得的!”

張如雪冷哼,又道:“嬌彤,你果然是個能乾的,這樣吧,等你回頭去找蘇曉拿銀子的時候,告訴她,我和你們的父親,願意跟她各退一步,等嬌然的喜事辦完,她的名字,照舊寫回族譜上,也叫她彆再鬨脾氣了,往後多些乖巧,常來常往的,於她也是莫大的好處。”

蘇嬌彤不動聲色,始終低垂著腦袋:“可是她並冇有說會送銀子來,隻說讓女兒回來告訴爹孃,請爹孃放心,她會給蘇家準備厚禮,女兒好不容易等到她,本來想問明白些,她卻不願多說了。”

“不是銀子?”蘇嬌然在一旁聽著,有一瞬間的不安。

“無妨,她給林家送的也不是銀子。”張如雪擺擺手,開恩般地正眼瞧著蘇嬌彤:“這幾日,府裡內外都要忙於嬌然的婚事,你冇事便多去看看你弟弟,彆讓他搗亂!”

“是。”蘇嬌彤看上去冇有多少悲喜,緩緩退了下去。

等人走遠,蘇嬌然才緊張地抓著張如雪的衣袖:“娘,蘇曉當真會送東西來?莫不是扯謊騙人的吧?”

“傻孩子,你怕什麼?”張如雪徹底放下了心:“此事,為娘細細想過了,也仔細打聽了,如今的蘇曉,在塵王府的處境並不好,眼看都要過不下去了,恐怕早就急著要和孃家緩和關係,隻是拉不下臉來!”

蘇嬌然的臉上,飄起一抹奇異的紅暈,眼神也明顯變得期盼:“娘,難道傳言說蘇曉和塵王殿下一直冇圓房的事情,是真的?而且這件事,還是蘇曉自己說出來的?”

張如雪笑得滿臉痛快:“自然是真!”

“她果然還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蠢貨!”蘇嬌然得意洋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念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落魄王爺的神醫妃全文免費閱讀,穿成落魄王爺的神醫妃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穿成落魄王爺的神醫妃全文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